你说出来给兄弟参考、参考

 资料专区     |      2020-06-05 11:38
熊霸在得知爱子被人害死之后震怒不已,誓言找出杀害爱子的凶手,而他首先怀疑的当然是天乐帮和碧水城,因为黑林城最近正好与这两城结怨,在找不出杀害爱子凶手的情况之下,他自然是把矛头指向这两大势力。然而,这三大势力的和平状态被打破的话,圣族的势力平衡势必也会被破坏,到时候恐怕会演变为一场整个圣族势力的分配战。本意在解决熊玉龙之后就一路往裂天剑派而去,这天他突然听到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内容是裂天剑派传出一道掌门令──追杀叛徒范子云,如果外人抓到范子云的话,裂天剑派必有重谢。本意听到这个消息简直不敢相信,当初范子云去救李思香的时候,他们两人曾经见过面,也互相称兄道弟,他知道范子云的性格十分豪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叛徒,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虽然他不相信范子云会是叛徒,但是不代表别人不相信,再说裂天剑派的掌门令已经发下来了,本意也只能加快脚步赶往裂天剑派。随著本意进入裂天剑派的统辖范围,他才了解裂天剑派为什么要通缉范子云,原来几天前,裂天剑派的弟子在范子云的房中找到他与神刀门交往的书信,因而被裂天剑派的弟子抓起来。原本裂天剑派不打算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毕竟派中有叛徒对一个大们派来说一点都不光彩,因此他们准备秘密处决范子云,偏偏就在处决范子云的前一晚,他被人救出来并逃了出去,使得裂天剑派不得不发出通缉令,现在所有裂天剑派的弟子都在寻找范子云的下落。本意当然不相信范子云会与神刀门勾结,范子云根本不象是那种人,反倒是范子云的师弟──秦子明,他才是一个奸邪的小人,当初他为了李思香还想要杀掉本意,让本意极为厌恶他,这时本意脑中念头一闪而逝,却来不及抓住那个思绪。接下来,本意依然持续赶往裂天剑派,这天他在赶路的时候,突然听得不远处有打斗声,他好奇的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却见六个裂天剑派的金衣剑士在围攻一个人。由于这几天不断有裂天剑派的弟子四处查找范子云的下落,因此本意几乎认得出所有裂天剑派弟子所穿著的服装,当然也认得这些身穿金衣的人就是裂天剑派之中,弟子等级最高的剑士──金衣剑士。当本意收敛声息走到这个人打斗的地方之后,他终于看清楚那个被金衣剑士围攻的人之后,心中既惊又喜,原来这个被围攻的人正是范子云,难怪这些裂天剑派的金衣剑士要围攻他。这时候,打斗中的七人突然全部都停下动作,不过那六个金衣剑士还是把范子云围在中间,只听得其中一个金衣剑士说道:「范师兄,我再劝你一回,你还是随我们回去吧!我相信掌门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情。」这个说话的人叫做古痕,他平时与范子云的关系还不错,所以才会苦劝范子云回去。范子云摇摇头,说道:「多谢古师弟的好意,不过你认为我还有申辩的机会吗?掌门已经认定我就是奸细,一旦回去就只有『死』这个下场,虽然我不怕死,但是我要死的光明磊落,就算要死,我也要查明真相再死。」古痕说道:「范师兄,事情也许不像你想象的那样。」范子云摇摇头,说道:「如果没有查出事情的真相,我绝对不会回去,师父听了苗师叔的话就认定我是奸细,如果你们还把我当好兄弟的话,就帮我仔细调查一下苗师叔,我相信他一定有问题。」古痕点头说道:「既然范师兄不想回去,那你就走吧!我们就当作没碰到你,希望你能早一点走出裂天剑派的势力范围,掌门已经派出大量的弟子查找你的下落。」范子云拱手说道:「多谢各位兄弟的情谊,不过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我还要查清楚苗师叔为什么要陷害我,我要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师父他老人家肯定更加相信我是奸细;再说,既然苗师叔陷害我,我相信其中一定有很大的阴谋,如果我不查清楚的话,对我们裂天剑派极为不利。」那六个金衣剑士听得感动不已,他们没想到范子云现在身陷危境并被通缉,却依然惦记著派中的安危,古痕感动的说道:「范师兄,你自己小心,我们回去之后一定会暗中探查苗师叔的举动。」范子云感激的说道:「多谢众位师兄弟如此相信在下。」其中一个金衣剑士说道:「范师兄,我们很了解你的为人,我们相信你一定不是裂天剑派的奸细,不过我们现在有令在身,刚才不得不对你出手,还请范师兄见谅。」范子云连忙说道:「不敢,我就怕因为我的事情而连累几位师兄弟。」古痕说道:「范师兄,你放心,我们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情,我们现在要往另外一边去『找你』,今天我们什么都没看见。」然后他对范子云笑了笑,便带著其它五人往另一个方向而去。本意见状,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他相信范子云绝对是被人陷害,当他见到范子云也要离去的时候,赶紧走出来叫道:「范大哥,你等一下。」范子云正想离开就听到有人叫唤自己,心中一惊赶紧转头望去,却见到一个腰悬宝剑、相貌英俊的年轻人向自己走来,他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心想:「我应该不认识他,但是他为何这么叫我呢?他不会是想来抓自己的人吧?」正当范子云疑惑不解的时候,却见那个年轻人向他笑道:「范大哥,你不记得我了?」范子云一脸戒备的问道:「你是什么人?范某好像没见过阁下。」本意见到范子云戒备的神色,突然想到当初自己与他们见面的时候,自己身上的疤痕还没有痊愈,现在脸上的伤疤已经不见了,范子云当然会认不出自己。于是本意微微一笑,说道:「我是本意啊!当初还是你和思香妹妹把我救出黑森林呢!不过那时候我脸上有伤,现在已经好了,你再看仔细一点。」范子云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才一脸惊喜的说道:「真的是你!本兄弟,你脸上的伤已经全好了,想不到你这么很英俊,呵呵,你最近可好?」本意高兴的点点头,说道:「我最近很好,不过我一路前来的时候,可是听到不少关于大哥的消息喔!」范子云神色有点黯然的说道:「你都知道了?」本意点点头,说道:「是啊!范大哥,我相信你绝对不是这样的人,这次我原本是想来拜见大哥,再探望思香妹妹,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范子云感动的说道:「好兄弟,谢谢你还相信我。」本意虽然很想和范子云好好聊一聊,但是这个地方实在不是说话的好地点,于是他说道:「大哥,我们找一个地方坐下来谈,这里不安全。」范子云点点头,说道:「好,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蛮安全,你随我来。」本意便随著范子云来到一个隐蔽的山洞中,按照里面的布置来看,这几天范子云应该都是住在这里。两人席地而坐之后,范子云问道:「兄弟,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快一年没见你了,也都没有你的消息。」本意微微一笑,说道:「呵呵,自从我出黑森林之后就认了一个师父,并跟著他老人家学了一些武艺,最近我师父吩咐我出来四处游历,我想起你和思香妹妹,所以就来这里看看,没想到却听到这个坏消息,范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范子云听见本意拜师学艺并不怎么在意,他完全没想到本意的师父会是邪剑李道,他只是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甚至有些莫名其妙, 精选三肖3码公开也不知道那些陷害我的人到底有什么阴谋。」本意不解的问道:「范大哥,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资料你说出来给兄弟参考、参考, 黄大仙一码必中特或许我可以帮得上忙。」范子云苦恼的说道:「大约十天前,我在练功的时候,师父突然与派中一些护法、长老来到我房中,在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之前,他们就在我的房中搜出一些关于我与神刀门互通的书信,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些东西,我也不知道这东西为什么会跑到我房里。」本意问道:「难道你师父光凭这几封书信,就相信你与神刀门勾结?」范子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光凭这个当然不能定我的罪,但……唉。」他说到这里,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本意关心的问道:「但是什么啊?」范子云说道:「刚开始我师父并不相信我是奸细,没想到我们派中的苗师叔突然对我师父说,他以前看过我与神刀门的人在一起,可是根本就没有那回事,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他居然要这样陷害我,偏偏我师父很相信苗师叔的话,所以……」范子云口中的苗师叔叫作苗义风,他是裂天君的师弟,平时沉默寡言,没想到这次竟然会陷害范子云。本意气愤的说道:「难道就凭这两点,你师父就认为你与神刀门勾结吗?真是太不像话了,范大哥,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范子云坚决的说道:「我一定要查出这里面有什么阴谋,不然我死也不甘心。」本意真诚的说道:「范大哥,我帮你。」范子云拍了拍本意的肩膀说道:「兄弟,你能相信大哥就够了,我不想把你也扯进来,你还是先回去吧!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再来看我,我怕你也被卷进这场阴谋之中。」本意豪气万丈的大笑道:「范大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明知朋友有难却袖手旁观的人吗?这件事我一定要与大哥一起查清楚,再说思香妹妹也在你们派中,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范子云激动的说道:「好兄弟,谢谢你。」本意微微一笑,说道:「这是应该的。」接著他又问道,「范大哥,思香妹妹最近还好吗?」范子云笑道:「兄弟,你的思香妹妹最近也还好,呵呵,我看你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来看李师妹的吧?」本意俊脸一红,说道:「哪有,我是来看范大哥和思香妹妹,还有陈大哥、肖大姐,对了!陈大哥和肖大姐成亲了没?」范子云高兴的说道:「他们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成亲了,你要是早来一段时间,就可以赶上喝他们的喜酒了。」本意说道:「没关系,等我们回去之后,再叫他们补请我这顿喜酒就是了。」这时,范子云突然问道:「意兄弟,我刚才忘了问你,你的修为好像不错啊!刚才我们来这里的时候,你竟然可以与我并排而行,而且先前我和那几个人谈话的时候,竟然没有发觉你就在旁边,没想到短短一年未见,你就学到这么好的武功啊!」本意谦虚的说道:「哪里,我与大哥相比还差得远呢!」范子云笑道:「我看你不比我差多少,快说!你这一年到底是在那里学武功,怎么可能一年的时间而已,修为就快比我这个练了十多年的人还要高了。」本意说道:「如果不是我师父全力栽培的话,我现在还不知道在那里呢!」范子云说道:「你师父到底是谁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在一年之内就把你教的这么好,真是厉害。」本意呵呵笑道:「我师父就是邪剑。」范子云惊讶的说道:「想不到你师父竟然是李前辈,怪不得你的修为提升这么快,恭喜、恭喜。」接著他似乎想起什么事情似的,大手用力拍了拍脑袋,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你就是那个本意啊!我前些日子就听过你的名字了,我还以为那是与你同名的人,没想到真的是你!兄弟,你一个人独闯群雄围攻,现在你的名气比大哥还响亮。」本意说道:「大哥,其实我现在的修为还很低呢!我要朝更高的境界迈进。」他不禁又想到那个不知姓名的紫衣女子,她的修为是自己心之向往的境界。范子云拍拍本意的肩膀,说道:「兄弟,我看你以后一定会超越邪剑前辈。」不过本意却觉得有些不以为然,因为他的目标不是自己的师父,资料专区而是朝更高的境界迈进。他们两人又谈了一会儿之后,本意问道:「大哥,你打算怎么调查他们陷害你的原因啊?」范子云想了一下说道:「我想去找苗师叔,可惜最近都见不到他。」本意说道:「大哥,你要是现在去见他的话,一定会被他抓起来,他既然会陷害你,自然不会对你说实话,我认为我们要从别的地方下手。」范子云附和道:「是啊!可惜我现在毫无头绪,根本想不通苗师叔为什么要陷害我。」本意分析道:「大哥,既然你想不通他为什么要陷害你,那干脆就不要去想了,对了!大哥,你知道那些被人搜出来的书信是怎么放在你房里的吗?」范子云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书信会突然出现在我房里。」本意说道:「那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有谁进过你的房间呢?」范子云无奈的说道:「我的房间门一向开著,谁都可以进去,如果没有人说的话,我也不可能知道谁曾经进来过,唉,就怪我当初太大意了。」本意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这件事要查清楚真的有些困难。」范子云苦恼的说道:「是啊!所以我现在也很烦恼,偏偏我师父不相信我,这些人又都在找我,现在要我如何是好啊?」本意思索了一下,说道:「大哥,要是你出事的话,对谁会有好处呢?」范子云疑惑的说道:「对谁会有好处?这个……我身为师父的大弟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以后我就是裂天剑派的掌门;一旦我出事的话,二师弟最有机会成为掌门。」他说到这里,突然跳起来叫道:「难道是秦师弟想陷害我?」接著他又摇摇头说道:「不可能啊!虽然秦师弟平时有一点古怪,但是他实在不象是这种人;再说,陷害我的人又不是他,而是苗师叔啊!」本意听到范子云提起秦子明,又想起当初在黑森林发生的事情,不过本意不知道该不该向范子云说出这件事,他知道秦子明绝对不是个好人,如果不告诉范子云的话,他以后恐怕会在没有防备下被秦子明害了,要是告诉他的话,本意又怕范子云误会自己对秦子明有偏见,一时之间实在难以下决定。范子云见本意面露难色,便疑惑的问道:「兄弟,你怎么啦?」本意有些为难的说道:「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范子云笑道:「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本意说道:「我觉得你被陷害这件事情,可能与秦子明有关,其实他这个人很阴险。」范子云闻言微微一愣,脱口问道:「你怎么会这么说呢?」本意只好把一年前,他们几人离开之后,秦子明又返回来想杀自己的事情说出来。范子云沉思了一下,才说道:「我记得秦师弟那时候的确离开过一段时间,原来他是想回去杀你啊!没想到秦师弟竟然是这样的人。」本意点点头,说道:「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与秦子明有关,只要除掉你之后,往后裂天剑派就是他的了。」范子云说道:「现在想一想,我也觉得这件事情与秦子明有关,他最近好像与苗师叔接触的比较频繁,可能就是他与苗师叔勾结并陷害我。」本意高兴的说道:「现在既然知道可能是谁想陷害你,那事情就好办多了,只要可以找到他们陷害你的证据,你就可以揭穿他们的阴谋了。」范子云点点头,说道:「是啊!不过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与神刀门勾结,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们派中的一些机密都泄露出去了。」本意问道:「大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呢?」范子云想了一下,才说道:「我想先回我家去看看情况,也不知道我爹、娘现在怎么样了?自从我逃出来之后就没去看过他们了。」本意点点头,说道:「你是应该回去探望一下伯父、伯母,他们一定急坏了。」范子云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我怕派中的弟子已经在那里等我回去,虽然我不怕他们,可是我不想与他们为敌,唉。」本意说道:「范大哥,不如就让我代你去探望伯父、伯母吧!你躲在暗处,由我出面好了。」范子云闻言大喜,激动的说道:「这个方法好,只是要麻烦兄弟了。」本意微微一笑,说道:「一点儿都不麻烦,反正我也想去见见伯父、伯母。」他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可惜我爹、娘都已经不在了,现在我想见他们也见不到。」范子云见本意情绪低落,便安慰道:「兄弟,伯父、伯母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成就一定会很高兴,再说,那些强盗不是已经死了吗?你也不要再伤心了。」他依然以为本意的爹、娘是被黑森林里那些强盗所杀害,而本意也不想多解释,便点头带过。范子云起身笑道:「那我们现在就起程吧!我家离这里约一天的路程,现在出发的话,明天就可以到了。」本意点点头说道:「好,我们快点去,接下来我们就去裂天剑派,哼,我现在很想见见秦子明那家伙,当然还想去喝陈大哥和肖大姐的喜酒。」两人出洞之后,范子云微笑著说道:「兄弟,我们来比比脚力如何?看看你的修为到底高到什么程度。」本意豪气干云的说道:「好,我一定不会让大哥失望的,我们走吧!」话音刚落,两人就像离弦之箭一样,猛然向前冲去。本意全力运起风之心法追上范子云,由于「风之心法」本来就是轻功中的佼佼者,因此在本意的努力催动之下,一会儿之后便轻松的与范子云并排而行。范子云见本意一路轻松的与自己并排而行,不由得感到惊异不已,他没想到自己使出六成功力之后,本意还能与自己并排而行,而且好像还没有使出全力似的,不由得哈哈一笑,再提升两成功力,想试试本意到底有多厉害。本意见范子云的速度瞬间加快,一下子就超过自己好几丈的距离,他知道范子云是在考验自己,不禁激起他的豪气,顿时加速运转「风之心法」,很快就又与范子云齐肩并进。范子云见本意这么快就追上自己,他一边向前迈进,一边笑道:「哈哈,意兄弟,想不到你的修为如此厉害,我现在都快探不到你的底限了。」本意呵呵一笑,说道:「我现在已经尽全力了,要是大哥再快一点的话,我可就跟不上你了。」不过范子云却不太相信,他看本意如此轻松的样子,根本不象是已经尽了全力的模样。这一路上,「风之心法」在本意不断的催动之下,运转的更加纯熟,到最后他只要运起六成功力就可以与范子云并排而行,他不由得在心中暗自窃喜,脚下的速度也不知不觉加快不少。范子云见本意的速度渐渐加快,自然不甘落后,也催动功力与本意并排前进;两人一路狂奔,百里的路程一下子就抛到身后去了。直到半夜,范子云对旁边的本意说道:「兄弟,我们在这里歇息一下吧!跑了这么久都有点累了,而且今天我们一点东西都没有吃,我有点饿了。」此时本意体内的真气正运转得很顺,他虽然还想再前进,不过他注意到范子云似乎有些疲累了,便点头同意道:「好,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也有点累了。」范子云看见本意生龙活虎的样子,不由得叹道:「看来我这些年的修练真的是白费了,没想到意兄弟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修为就提升到比我还要高的境界,再过两年恐怕都可以与天下高手一争长短了,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练的。」也难怪范子云心理不平衡,他练武练了十多年才有现在的修为,本意在短短一年内就有如此修为,当然令他想不通;不过他一点儿都不嫉妒本意,还暗自为本意高兴,其实本意的修为并没有比范子云高,而是因为本意所使用的轻功乃是圣帝魔威所创,自然不同凡响。本意说道:「大哥,你的修为也不差,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我看圣族年轻一辈的高手中,大哥也算是佼佼者了;再说,我也只有轻功还不错而已,要是论起综合实力,我与大哥相差很远呢!」范子云摇摇头,说道:「我的修为在年轻一辈中不算什么,据说神刀门的少门主──余无语相当厉害,就连圣族一些成名的高手都败他手上,可惜我没有见过他,不然我倒是想与他较量、较量。」本意问道:「难道那个余无语比大哥还厉害吗?我虽然没有见过大哥出手,但是我光凭直觉就知道大哥很厉害。」范子云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圣族的高手不少,我这一点修为也不算什么,我这辈子应该很难到达我师父那种境界吧!」他说完之后面露向往的神色。看著范子云一脸崇拜的神色,本意好奇不已,开始在心中比较裂天君与紫衣女子到底谁比较厉害,于是他打定主意等范子云的事情完结之后,一定要去拜见一下裂天君本人。就在这个时候,范子云突然说道:「有人来了。」本意也凝神一听,远处果然有几个人往这边走来,从他们移动的速度来看,他们的修为不弱,这下子他更佩服范子云了,他没想到范子云在说话的时候,还能感觉到有人向这边走来,如果不是范子云提醒自己的话,自己恐怕还不知道有人朝这边来了。本意佩服的说道:「大哥,你果然比我厉害多了。」范子云低声说道:「其实我的修为没有你想的那么高,要不是这段时间以来,我时时刻刻处在躲避追杀之中,恐怕也不会有这么高的警觉性。」本意突然想到自己这段时间过得太安逸了,几乎快把以前在森林中培养起来的警觉性消磨殆尽,他在心中警惕自己以后一定要时刻保持警觉,如果现在的情况换做是回到梦蓝大陆之后的话,自己恐怕还没有找到仇人就已经被杀了。范子云却没有想这么多,他连忙拉著本意躲在一处隐蔽的地方,毕竟现在只要处于裂天剑派的势力范围里,随时都有人在寻找他的下落,在还不知道前面那几个人的身份之前,最好先藏起来。两人藏起来不久之后,那几个人就来到两人原先休息的地方,那是六个身著银衣、腰悬长剑的人,正是裂天剑派中的银衣弟子。范子云和本意两人对视一眼,不禁感到相当疑惑,都已经这么晚了,这六个人还出来干什么?难道他们连晚上都要出来找范子云?这时其中一个人说道:「我们就在这里歇息一下吧!跑了这么远的路,简直快累死我了,苗长老也真是的,这么晚还要我们出来找范师兄,他也不想一想,要是真的让我们碰到范师兄,就凭我们几个人也不是范师兄的对手啊!他倒好,自己躲著休息却让我们出来受苦。」另一个人叹了一口气说道:「谁叫我们只是派中的普通弟子呢!唉,可怜我娘子还在家里等著我回去。」先前那个人又说道:「是啊!我今天晚餐都还没有吃完就被叫出来!说真的,苗长老这么急著想抓住范师兄,我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范师兄八成是被他冤枉的。」另一个人叫道:「你可不要乱说话,要是让苗长老听到你说这种话,我看你不死也得脱一层皮。」那个人说道:「这里只有我们兄弟六人,随便说说也没关系,反正苗长老又不知道,喂!你们说范师兄是不是被冤枉的呢?」另一个人说道:「你说的对,范师兄八成是被冤枉的,范师兄平时人也挺好的,没想到居然会被陷害,对了,最近不是听说掌门要选继承人吗?这下子范师兄就没有机会了。」先前那个人说道:「是啊!真是便宜秦师兄了,老实说,我很不喜欢秦师兄,他给人的感觉很阴森,就连笑起来的时候,也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了就觉得恶心。」另一个人无奈的说道:「没办法呀!人家可是掌门的弟子,我们就算不喜欢又能怎么样呢?」范子云听到这里,不由得看了本意一眼,没想到这几个人说的话和本意的猜测有几分雷同。

  北京时间4月21日消息,橡树资本创始人、亿万富翁投资者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周一表示,在新冠病毒爆发期间,股票市场与世界正面临的现实之间存在着严重脱节。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精选三肖3码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