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把敌人干掉

 公式专区     |      2020-06-05 01:13
当本意回到范子云藏身的地方时,他没有看到范子云的身影,却见到地面留下一些凌乱的脚印以及打斗的痕迹,从现场的情况看来,似乎曾经有不少人来过这里,他不由得大吃一惊,难道范子云的行踪被裂天剑派的人发现了?从打斗所留下来的痕迹可以看出对方人数颇多,范子云不是被他们抓走就是逃走了;不管怎么样,如果范子云是被抓走的话,这些人应该还没走太远,毕竟自己没有在范府待太久就出来了。本意思索了一下就立即朝裂天剑派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他一路疾行,不敢有丝毫停顿,但是他追了大半天依然没有见到任何可疑的人,当他追到一座密林的时候,突然听到有几个人的说话声。本意考虑了一下之后,决定潜行过去察看情况,没想到却发现五个黑衣人正围著一个躺在地上的少女,而那个躺在地上的少女则是身无寸缕,口中还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本意疑惑的想道:“这个女人是自愿的吗?”这时他突然听到其中一个黑衣人大笑道:“这种药果然厉害,想不到这个女人才喝了没多久就变成这样,嘿嘿,看来我们兄弟今天可以好好开心一下了。”另一个黑衣人也嘿嘿笑道:“今天我们一定要尽兴的玩一玩,这次应该不会像上次那样,才刚开始就被派去出任务了。”此时那个躺在地上的少女似乎受不了药效的折磨,不仅呻吟的越来越厉害,双手更是不停地抚摸著自己。其中一个黑衣人看到少女如此淫乱的样子,淫笑道:“妈的!这种药的药效太好了,看到她那么淫荡的样子,我忍不住想上了,各位兄弟,今天让我先上吧!”站在旁边的黑衣人一脸不满的说道:“老二,上次好象是你先上,这次也该轮到我了吧?”老二说道:“老大,更之前不是你先上吗?这次又何必跟我争呢?”又一个黑衣人叫道:“大哥、二哥,每次都是你们先,善后的事情都是由我来做,这次让小弟先来如何?再怎么说,你们是大哥和二哥,总不能老是占小弟的便宜吧?”五人之中的老大笑道:“五弟,你不是很喜欢玩后面吗?反正我们几个人只玩前面、不玩后面,等我们玩过之后再换你玩,意思还不是一样。”五弟急叫道:“大哥!问题是你们玩过之后,那个女人也差不多快死了,我玩她跟玩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啊!”本意闻言不禁怒气横生,没想到这五个人竟然这么无耻,居然强掳妇女至郊外奸淫,从他们交谈的内容来判断,他们似乎不止做过一、两回这种缺德事了;他气得想冲出去杀了这几个人渣,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冲动,而且他还不了解这五个人的修为高低,如果贸然动手的话,恐怕丢掉性命的一方会是自己。再说,本意没把握能够在瞬间就把这五个人杀了,就算他最后能把他们全都收拾掉,在打斗的过程中势必会引来别人的注意,毕竟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刻大声叫喊的话,几里之外的人都听得见。于是他开始苦思收拾这五个人的办法,对本意来说,只要能把敌人干掉,不管什么方式都是好办法,他并不会拘泥于光明正大的对决;就在本意苦思该如何对付这五个黑衣人时,他们已经讨论完毕了,最后决定由五人之中年纪最小的那个黑衣人先上。五弟争取到优先权自然感到兴奋不已,他很快就将全身上下脱个精光,双手一用力就将少女的身体翻转过来,少女在迷乱之中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随即反手抓住对方的双手并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只见五弟的双手不断来回爱抚著少女的胴体,嘴巴则是努力进攻少女的后庭,其它四个黑衣人当然不会闲在一旁,八只手不停在少女身上游走著,如此淫乱的场面令本意看得血脉贲张。看到眼前这五个人如此投入的模样,本意心中一动,立刻想到自己身上还有一些刚进入黑林城的时候所买的药物,其中有一种叫做软骨散的药,只要闻到一点点就会迅速陷入昏迷当中,如果没有解药就得等三个时辰才能自动醒来。由于这五个黑衣人的心思都放在眼前的少女身上,根本没想到会有人偷袭自己,因此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倒地不醒了;那个被黑衣人围在中间的少女当然也昏过去了,但是她浑身发红并不断扭动著身体,看得出她中了药性很强烈的媚药,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会因药性过烈而亡。本意见状赶紧制住那五个黑衣人的穴道,然后拿出软骨散的解药在他们鼻子下面晃了一下,过了一会儿,那五个人纷纷清醒过来;他们一发现自己被制住之后就想开口骂人,偏偏他们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气得五张脸涨得通红,只能怒目看著眼前的本意。本意随手拿起一件衣服盖在少女身上,然后冷冷的说道:“现在我解开你们其中一个人的哑穴,谁敢乱叫的话,我马上就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他说完之后就来到那个老大的面前拍开他的哑穴,由于人在大叫之前势必要积蓄一点儿力量,导致脸部和颈部肌肉绷紧,所以本意只要观察到那个老大有想要大叫的举动,随时就可以在他叫出声之前把他杀了。那个老大的穴道被解开之后,立刻问道:“你是谁?”本意冷冷的说道:“现在到底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老大被本意一瞪,气势不禁弱了不少,他意识到自己的小命操控在本意手上,连忙放软了语气说道:“少侠,你想知道什么事情,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本意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这个女人?”老大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是虎啸山庄的人,会抓这个女人是因为我们有那方面的需要,只不过方法不太入流罢了,如果少侠喜欢她的话,我们可以把她让给少侠,你看怎么样?”本意冷哼一声,说道:“虎啸山庄在什么地方?”老大说道:“就在离这里大概十多里的地方,少侠有空可以到那里坐一坐,我们主人一定会很喜欢少侠。”本意冷冷的说道:“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此时他突然听到少女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决定先把这件事情解决再说,他指著少女问道:“解药呢?”老大摇摇头,说道:“没有解药,唯一的办法就是男女交合。”本意以前曾听说过被下了媚药的人只有透过交欢才能解除药性,因此他一点儿也不怀疑老大所说的话;事实上,现在就算是男女交合也解不了少女身上的媚药,因为他们害怕东窗事发,所以每次办事时所下的媚药剂量十分强烈,几乎都不会留下活口。他看著少女越来越红的身体,冷冷的说道:“你们几个人有没有见到一个身材高大、腰悬宝剑的人?”然后他简略形容范子云的相貌与衣著。老大闻言,眼中迅速闪过一丝讶异,但是他不动声色的摇头说道:“我们没见过这个人,我们兄弟只是出来玩而已。”可惜敏锐的本意已经发现老大稍纵即逝的异样眼神,他冷哼一声,说道:“既然你不老实,香港六合正版综合资料网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他说完之后, 天线宝宝一码中平特在老大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迅速点住死穴, 香港黄大仙必中六肖老大还来不及吭一声就倒地不起了, 管家婆一肖一码免费大公开其它四个人见到老大才说了一句谎话就被本意杀掉,个个吓得心惊胆颤。接著本意转身走向老五,他解开老五的穴道之后,冷冷的说道:“这个问题还是由你来回答好了,你一定知道,对吧?”老五连忙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今我们天下午出来的时候确实看到有几个人追著你刚才说的那个人,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哪里去了。”本意满意的点点头,说道:“算你识相!”然而他的江湖经验毕竟不够,他还不清楚了解这些人惯用的伎俩,因此毫无怀疑的相信了。得到答案的本意并不打算让这几个人渣再留在世上继续害人,他说道:“现在……我想知道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希望你们再世为人的时候,不要再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了。”这四个人当然明白本意话中的意思,唯一可以说话的老五立刻吓得大叫,不过他才刚出声就戛然而止,其它三人一脸惊恐的看著本意,只见本意的手指连续弹了几下便有几道气劲射进这三人的脑袋里,这下子他们再也无法为非作歹了。本意解决这五个人之后,一脸烦闷的看著依然在不远处蠕动的少女,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少女,少女起伏不定的高耸双峰、修长的玉腿,还有掩藏在一片芳草之中的神秘圣地,对自己而言是一种很大的诱惑,再听到少女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更是令他血脉贲张。先前本意与梦若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令他至今意犹未尽,一回想到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再看著眼前的柔嫩娇躯,他的下半身顿时鼓涨不已。本意想道:“我一定要救她,不然她肯定会死。”然而他已经开始分不清自己这么做到底是想救少女,还是受到身为男性本能的驱使了。当他解开少女身上的软骨散药性之后,少女突然嘤咛了一声,四肢紧紧的缠住本意,下半身则是不停在本意身上摩擦以获得快感。本意完全愣住了,他的脑袋充斥著少女的美妙胴体,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抚摸少女,那个少女在本意的爱抚之下发出一连串舒服的呻吟声,但是本意这样做显然还不能满足她的欲望,只见她的双手努力撕扯著本意的衣服,艳红的脸蛋不断在本意身上摩蹭,一双因情欲高涨而变得通红的眼睛牢牢盯著本意,看起来好像要吃了他一样。本意察觉到少女的渴望似乎已经到达无法忍受的地步,他只好迅速脱掉全身衣服,一手搂著少女,一手探入她的桃源圣地,没想到那里早就泛滥成灾,随时都可以行事了。当本意进入少女体内的时候,她不禁发出舒服又高亢的吟叫声,本意一惊,连忙用自己的嘴将她的叫声堵住,接著他清晰的感觉到桃源圣地里的温暖湿热,一时控制不住便快速抽动起来。而暂时得到满足的少女则是不停发出舒服的叫声,不过由于她的嘴被本意堵住,因此只断断续续的传出破碎的呻吟声而已;两个人大战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少女虽然已经满足了好几次却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她浑身玫瑰红的色泽丝毫没有减退而且还不断向本意求欢。本意不禁感到十分疑惑,他一边继续施展男性的雄风一边思索该如何救醒少女,他根本不知道那五个黑衣人给少女服下一种十分强烈的媚药,服用这种媚药的人会持续交欢到死亡为止,很少有人能够清醒过来。本意看著在自己身下不停律动的少女,脑袋则是在苦苦思索解决的办法,公式专区老实说,这个少女确实很漂亮,不然那五个黑衣人也不会对她下药并将她掳到这里来,偏偏自己当时忘记问那五个黑衣人究竟是从哪里抓来这个少女,不然现在他也不用烦恼该如何处理这个少女了。就在本意努力思索该如何救治这个少女的时候,远处有一个黑衣老者正急速靠近这座密林,当他靠近到可以看见已经死于非命的五个人,再看到正在不远处交缠的两个人之后感到相当愤怒,他悄无声息的来到交缠中的两人身后。其实,依本意的修为而言,他的警觉性不应该会低到连黑衣老者离自己这么近都没发觉,偏偏他正好处在如此香艳的情况之下,一切该有的警觉性都降低了许多,更别说能察觉到有人靠近了。就在本意苦思要如何救治少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一股凌厉的杀气,他顾不得身下的少女便一手抓起放在旁边的天罚剑,一边翻身往旁边滚去,刚才的激情早就消失无踪了。本意才刚离开少女身上就听到她发出一道惨叫声,接著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朝自己身上袭来,虽然他躲过了直接袭向他的攻击,但是却没有完全避开攻击所产生的压力,而且对方的攻击力量强大到即使只是处在这股压力的边缘而已,也令本意感觉有一点吃不消,胸口也因此而感到有些气闷。幸好本意的修为还算不错,在“水之心法”的运转之下,胸口的气闷感觉很快就消失了,他握紧天罚剑并缓缓站起来,一脸警戒的看著那个打断自己好事的黑衣老者,他感觉得出来这个黑衣老者是一个高手,而且是一个值得自己拔剑的高手。黑衣老者对于眼前这个能够躲开自己必杀一击的小子也感到有些惊讶,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居然有些斤两,不愧是杀了自己五个手下的人。本意冷冷的盯著这个黑衣老者,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袭我?”黑衣老者冷哼一声,指著躺在旁边的五个黑衣人,问道:“小子,这五个人是不是你杀的?”本意点点头,说道:“不错,你跟这几个人是一伙的?”黑衣老者嘿嘿笑道:“这五个家伙也算是老夫的手下,哼!既然你杀了老夫的手下,那老夫就送你下去给他们陪葬。”本意冷声说道:“原来你们是同伙,这么说……你肯定也不是好人,光看你刚才这么卑鄙的偷袭人就知道了,一个前辈竟然对晚辈使出偷袭的手段,你不知道‘丢脸’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黑衣老者恼怒的说道:“臭小子,老夫向来不在乎用什么手段解决敌人,只要能把对手杀死就行了,要是刚才老夫一掌就把你解决了,现在也不需要再多费一番工夫;再说,你这小子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也不会干出刚刚那种事,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连衣服都没穿。”他顿了一下又说道:“啧!看你年纪不大,下面那东西倒是还不错!不过……怎么一下子就缩进去了?嘿嘿,不会是见到老夫之后被吓得不敢见人吧?”他说完之后忍不住大声狂笑。本意当然知道自己现在是赤身裸体的模样,偏偏就算他想穿衣服也穿不了,因为黑衣老者正好站在自己的衣服旁边,无奈之余,他只好继续光著身子面对这个黑衣老者。他看了一眼刚刚尚与自己欢好的少女,现在却是一脸惨白、口鼻流血的模样,不由得骂道:“你这个该死的老家伙,如果不是你那五个手下将她掳来又逼她服下媚药,她也不会变成这样,没想到你居然杀了她,看来你们虎啸山庄没有一个好东西。”黑衣老者闻言,目光一冷,不怀好意的说道:“没想到你居然知道虎啸山庄的存在,看来是这五个没用的东西告诉你的吧!哼!既然你知道我们的存在,那你今天就别想活著离开这里。”本意冷冷的说道:“想杀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再说,就算你今天不杀我,我也要上虎啸山庄去走一趟,看看里面都是一窝什么样的混蛋。”黑衣老者怒道:“臭小子,你找死!老夫今天要让你尝尝血灵掌的厉害。”接著他大喝一声,双掌突然变得血红无比,而且手掌还渐渐变大,四周的空气彷佛凝结了似的。本意见状心中一颤,他知道自己的修为尚浅,想要不受一点伤就接下这一击恐怕很困难,既然如此,自己也没必要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与对方硬拼;于是他身形一动就想闪躲,不料他竟然感觉四周彷佛有几堵墙围住自己一样,将自己困在狭小的空间里不能动弹。本意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个黑衣老者是从他出道以来所遇到最厉害的敌人,他没想到黑衣老者竟然能凝结周围的空气使自己无法动弹;本意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解除对方的钳制,不然自己就得死在这里了。这个时候,黑衣老者的双掌已经变成平时的两倍大,而且红得彷佛可以滴出血一样,本意知道黑衣老者马上就要对自己展开攻击了,他立刻运起全身功力准备硬接下这一击。果然,黑衣老者大喝一声之后,双手突然凌空向本意的两侧拍去,形成两道血影射向站在原地不动的本意,此时黑衣老者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复杂之色,似乎不太愿意看到本意死在他的血灵掌之下。就在那两道有如手掌的血影越来越靠近本意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空间有一点点松动,他终于找到血灵掌的破绽了,他不由得精神一振,大喝一声并连连挥动双手,即时在身前布下一道蓝色屏障。那两道血影击中蓝色屏障之后并没有被拦阻下来,只是略微延缓攻势便继续朝本意击去,而本意也知道凭水之心法的保护屏障根本阻挡不了这两道血影,他的真正目在于想减少这两道血影的杀伤力,他也早就已经运功护体做好准备了,然后他硬生生接下了这一击,“砰”的一声,本意的身体倒飞出去。虽然血影的攻势较缓,他也早已运功于身抵挡攻击,但是本意的功力与黑衣老者相差不少,依然无法承受黑衣老者的全力一击,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两边肋骨各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红色手掌印,口中也溢出一丝丝鲜血。黑衣老者一脸惊讶的看著浑身赤裸的本意,他没想到本意竟然可以接下自己一击而不死,甚至只受了一点伤,虽然他出掌的时候已经收回不少功力,但是攻击力依旧不容小觑。他不由得想道;“看他的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咱们圣族之中什么时候又出现一个这么厉害的年轻高手?”黑衣老者微微一笑,说道:“小子,还不错嘛!居然能接下老夫全力一击。”虽然本意表面上看起来很镇定,心中却有一些疑惑,他以为自己刚刚接下那一击之后会受重伤,没想到居然只受到轻伤,难道自己的修为又进步了?既然一时之间找不出答案,那就先打倒黑衣老者再说吧!本意冷冷的说道:“老家伙,你是我出道以来所遇到最厉害的对手,也是一个值得我出剑的对手,你该感到荣幸了。”黑衣老者哈哈大笑道:“小子,你以为凭一把破剑就奈何得了老夫吗?”本意没有吭声,只是缓缓的抽出天罚剑,就在天罚剑出鞘的那一瞬间,本意的四周散发出一阵幽暗的光芒;虽然李道所教他的天道剑法只有九招,而且还是天道剑谱最初级的剑法,但是光凭这几招远古仙人所留下来的初级剑法,他就已经可以在圣族称雄一时了。本意摆出天道剑法第二招──天风无痕的起手式,因为天风无痕配合风之心法可以施展出极限威力,就连李道也对本意能将剑招与心法配合得恰到好处而夸奖不已,这一招是本意最厉害的招式之一,剑势一出,本意彷佛与天罚剑合为一体似的。黑衣老者不愧是个高手,他一见到本意所摆出的起手式,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他虽然不知道这一招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但是光从本意毫无破绽的姿势来看,就能判断出这一招的威力肯定极大。果然,本意大喝一声之后,身形突然变得有些飘忽不定,整个人好像变成透明一样,忽前忽后、摇摆不定,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出手的模样。黑衣老者神色变得十分凝重,因为他根本感觉不到本意的确切位置,而感觉不到敌人的位置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他无从防备敌人的攻击,黑衣老者不由得到焦急不已。本意突然冷哼一声,叫道:“你受死吧!”他的声音彷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样,话音刚落,四周就有无数剑气朝黑衣老者所在的位置围剿而来,就连头顶上方都没有漏掉。黑衣老者不禁大惊失色,眼见铺天盖地的剑气向自己袭来却避无可避,他只好硬生生接下所有的剑气;只听得他大喝一声,周身便出现一阵红雾,接下来他双掌连挥,同时响起一阵嗤嗤声,那是掌劲与剑气相撞所发出的声音。没多久,黑衣老者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出现在本意面前,他双目圆睁、怒气冲天的叫道:“好小子,老夫好久没有被人伤到,而且还伤得这么重。”他看了一下身上的伤口,突然问道:“小伙子,你刚才用的是不是李道兄的天道剑法?”虽然本意感到十分疑惑,不过他还是点点头,一脸傲然的说道:“不错,在下正是使用天道剑法,怎么样?还不错吧!”黑衣老者说道:“哈哈,原来是老朋友的徒弟,你怎么不早说呢?不然我们也不会打起来了,你就是江湖传言的本意吧!呵呵,我早该想到是你了,现在的年轻一辈之中,你也算是一个佼佼者了。”本意不禁一脸疑惑的问道:“你认识家师?”黑衣老者笑道:“当然认识,我跟他的交情还很不错,你先把衣服穿上吧!”他说完之后就走到一旁让本意拿回衣服。本意衡量了一下,决定先穿好衣服再求证黑衣老者所说的话,便走到少女身边拿回衣服,一边快速穿好衣服一边注意黑衣老者的动静,以防他突袭自己。

  原标题:南京9岁遇害女孩家属发声:嫌疑人疑是惯犯

  近日,前法网冠军、意大利名将斯齐亚沃尼在接受米兰体育杂志《体育周刊》采访时谈到了她从癌症中康复以及她与佩内塔的友好关系。

  据港交所4月29日披露,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向港交所主板递交上市申请,中金公司和摩根士丹利为联席保荐人。

,,最准论坛高手三中三